顶点小说 > 开天录 > 第三百零六章 参战,参战

第三百零六章 参战,参战

  巫金站在石缝前,漫天粘稠的【开天录】血雨混着残肢断臂不断从高空坠落。

  巫战、巫银、巫铜自身被火焰环绕,通体高温的【开天录】他们不怕血雨喷洒。巫金则不行,他被血雨淋了个满头满脸,任凭他一次次的【开天录】用巴掌擦拭,依旧弄得满身血腥。

  “到底死了多少啊。”巫金呆呆的【开天录】看着大裂谷上方,看着血水混杂着无数碎片坠落。

  凄厉的【开天录】惨嗥声中,巫金看到一条体长百来丈,几乎有化蛟之势的【开天录】巨蟒从高空坠落。

  也不知道这条巨蟒遭遇了什么,它几乎从头到尾被劈成了两片,只有尾部一点点零碎的【开天录】血肉牵连着,两片极长的【开天录】身躯犹如风车一样在空中旋转着,重重的【开天录】坠了下来。

  不知道多少蒲公英一样的【开天录】大种子被这条巨蟒的【开天录】残骸砸碎,绑在大种子上的【开天录】那些低阶战士一个个声嘶力竭的【开天录】尖叫着,身不由的【开天录】向低空坠落。

  巫金深吸一口气,他双手向前一挥。

  空气翻滚着,一条条手腕粗细的【开天录】气流化为肉眼可见的【开天录】绳索,急速捆住了那些坠落的【开天录】低阶战士,将他们朝着自己的【开天录】石缝拉扯了过来。

  一个又一个怪叫着坠落的【开天录】战士摔倒在石缝中,他们双眼微微发红,声嘶力竭的【开天录】吼叫着,也不向巫金等人打招呼,或者说一声‘谢谢’,一个个跳起来,抱住了从石缝附近飞上去的【开天录】大种子。

  狂风呼啸,一个个大种子不断的【开天录】向天空飞起。

  巫金极近可能的【开天录】救下了他们视野中那些坠落的【开天录】战士,而这些家伙悍不畏死的【开天录】跳上路过的【开天录】大种子,继续向天空飞起。

  巫金张大嘴,呆呆的【开天录】看着这些疯狂的【开天录】、歇斯底里的【开天录】小家伙,半晌说不出话来。

  ‘叮叮’声骤然响起,巫金手腕上绑着的【开天录】一个拇指大小的【开天录】铜铃铛剧烈的【开天录】震荡着,随后烛龙犳的【开天录】声音从铜铃中传来。

  “奇帅军令,此次讨伐,军功翻倍,翻倍,再翻倍!若是【开天录】能击杀胎藏境高手,初入胎藏境的【开天录】敌人,一个人头就价值百万军功!百万军功!”

  “三皇营的【开天录】儿郎们,出战!”

  “杀光那些该死的【开天录】邪魔妖孽……然后,尽可能活着回来。”

  “谨记军令,若有人在战场上怯弱不战,死……每个人,必须携带一颗和自身修为相当的【开天录】敌人头颅回转军营,才能免去死罪。切记,切记!”

  巫金深吸了一口气,他向巫战、巫银、巫铜看了看。

  巫战用力的【开天录】点了点头:“上……巫家的【开天录】儿郎,不怕死。”

  巫金右手一挥,他手腕上的【开天录】储物手镯爆发出一团幽光,一个人头大小的【开天录】黑色球状物从手镯中飞了出来。这个色泽漆黑的【开天录】球状物迎风一晃,‘嘭’的【开天录】一声就膨胀到了直径十几丈大小。

  巨大的【开天录】黑色球体悬浮在石缝外,四根绳索从黑色球体中延伸出来,下面挂着一个硕大的【开天录】,可供七八人乘坐的【开天录】大筐。

  巫金、巫战四人迅速跳进了大筐中,巨大的【开天录】黑色球体表面几条幽暗的【开天录】纹路闪烁,下方黑色的【开天录】飓风猛地吹起,硕大的【开天录】黑色球体轻飘飘的【开天录】,以比那些大种子快了起码十倍的【开天录】速度向高空飞起。

  站在大筐中向大裂谷左右望去,远远近近、上上下下无数的【开天录】细小石缝中,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开天录】黑色球体纷纷出现,大量三皇营的【开天录】战士冲进了下方吊着的【开天录】大筐,然后一个个巨大的【开天录】球体纷纷飞起。

  “天皇、地皇、人皇的【开天录】传承,还真不值钱嘿。”巫金看着那密密麻麻几乎堵在一起的【开天录】黑球,不由得感慨了起来。

  “是【开天录】,有意布下的【开天录】种子吧?”巫战双手抱在胸前,喃喃道:“的【开天录】确不够值钱,当年老子在娲族祖地,也碰到一个天皇印绶……啧,天皇,天皇,太古天皇和我巫家先祖有仇的【开天录】,所以那天皇印绶没搭理老子,老子也没搭理他。”

  “可见,这玩意是【开天录】很多的【开天录】……有人专门用这些印绶传承,专门挑选合格的【开天录】战士为他们厮杀拼命罢?不然,哪里来的【开天录】这么多人?”巫战和巫银、巫铜,也是【开天录】极力远眺,看到大裂谷中那密密麻麻向天空疾飞的【开天录】黑色球体,也不由得连连感叹。

  巫金向四周张望着。

  他看到,在一些黑色球体下面的【开天录】大筐中,也有火光闪烁。有些三皇营的【开天录】战士,他们身边同样跟着通体赤红冒火的【开天录】巨神兵。

  除了巫战他们这种款式的【开天录】巨神兵,巫金还见到了其他几种造型怪异,显然各有巧妙的【开天录】巨神兵。

  比如说,在他比邻的【开天录】一个黑色球体下面,就有一具身高不过四尺左右,通体纤细灵巧,兵器只是【开天录】一柄一尺长淬毒短匕首的【开天录】巨神兵。

  这家伙,相比擅长偷袭刺杀。

  这巨神兵的【开天录】‘主人’,则是【开天录】一尊皮肤色泽在不断变换,有时候全身都会变得透明的【开天录】怪异蜥蜴人。

  那蜥蜴人的【开天录】感知力极其敏锐,巫金只是【开天录】看了他一眼,他就迅速转过身来,朝着巫金狠狠瞪了一眼,然后很不客气的【开天录】咕哝骂了一句:“没脑子的【开天录】大块头,我赌你是【开天录】死得最早的【开天录】一个!”

  蜥蜴人‘嘎嘎’笑着,向巫金比划了一个下流的【开天录】手势。

  一道狂风卷来,蜥蜴人所在的【开天录】黑色球体骤然加速,带着刺耳的【开天录】啸声向天空冲了过去。

  “哈哈哈,孙子们,留在下面喝-尿吧!”蜥蜴人低下头,朝着巫金四个大声叫嚣着。

  “这厮……”巫银、巫铜恼火的【开天录】从大筐中探出了半截身体,恶狠狠的【开天录】朝着越冲越高的【开天录】蜥蜴人比划了几个下流手势,同时破口大骂起来。

  无数黑色球体在向高空疾飞,速度越来越快,渐渐地视线中的【开天录】岩壁都变得模糊了,寄生在岩壁上的【开天录】荧光植物拉成了一条条长长的【开天录】光线,看得久了就让人一阵阵的【开天录】头昏目眩。

  一路向上顶着漫天血雨飞行了十几个时辰,起码向天空升起了上万里高,上方依旧是【开天录】黑漆漆的【开天录】,浓郁的【开天录】黑雾纠缠在一起,一片一片的【开天录】从巫金等人身边划过,看不清尽头到底在哪里。

  “这,得有多高啊!”巫金、巫战等人彻底麻木了。

  他们这是【开天录】要冲到哪里去?

  莫名的【开天录】,一丝恐惧在他们心头滋生。

  他们这是【开天录】要冲出这厚厚的【开天录】岩层世界么?他们到底要冲到哪里去?

  他们已经习惯了被厚厚的【开天录】岩层包裹的【开天录】世界,如果他们真的【开天录】冲出了这一片岩层……

  巫金的【开天录】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天录】战栗起来。

  他一次次的【开天录】舔着嘴唇,越是【开天录】舔舐嘴唇干裂的【开天录】速度越快,他就不断的【开天录】喝水,喝水……

  到了最后,他喝了太多水,巫金控制不住自己的【开天录】身体,干脆就在大筐里解开裤头,一泡尿水‘哗啦啦’向下方倾泻了过去。

  四面八方顿时传来了无数人的【开天录】笑声、骂声、咆哮声。

  有些粗犷的【开天录】汉子立刻学着巫金有样学样,站在大矿力向下面倾泻废水。

  巫金四个突然明白了,那个急速向高空超速飞起的【开天录】蜥蜴人是【开天录】什么意思。

  巫金呆了呆,急忙一巴掌按在了一根吊绳上,一股雄浑的【开天录】法力注入黑色球体,黑球表面一枚枚硕大的【开天录】符文闪烁,向上飞起的【开天录】速度骤然加快了一倍有余。

  大裂谷中,风声,笑声,骂声,咆哮声,以及那些向上飞行的【开天录】毒蝙蝠的【开天录】尖叫声,那些向上攀爬的【开天录】毒蜘蛛的【开天录】怪叫声,所有声音混成了一片,真个犹如地狱无数恶鬼在齐声呐喊,端的【开天录】凄厉到了极致。

  巫铁等人骑着大龙蜥顺着笔直的【开天录】驰道狂奔。

  这条驰道显然是【开天录】人工修建而成,宽达千丈,三十度的【开天录】坡度一路向上,每隔千里就转折一次,笔挺的【开天录】驰道不断的【开天录】向上方衍生。

  驰道中机关密布,好些地方都有极其危险的【开天录】法力波动肆无忌惮的【开天录】奔涌着。

  有些地方的【开天录】法力波动让巫铁和老铁都不由得心惊胆战,那是【开天录】一种一旦爆发就能瞬间崩毁方圆千里的【开天录】大恐怖。

  很显然,伏羲神国修建了这条驰道,但是【开天录】为了避免驰道被敌人利用,他们在这里的【开天录】防御手段也是【开天录】极其狠辣。

  沿途的【开天录】岩壁中,更有大大小小的【开天录】屯兵洞,好些伏羲神国直属的【开天录】战兵驻扎在屯兵洞中,巫铁等人奔驰而过的【开天录】时候,这些战兵纷纷走出来,朝着巫铁等人挥拳呐喊,为他们鼓劲助威。

  刑天鳝骑着大龙蜥奔跑在最前方。

  他有条不紊的【开天录】下达了命令,第一波出征的【开天录】巫家族人,所有命池境的【开天录】族人都有义务照护重楼境的【开天录】族人。

  大家自由组合,原则上是【开天录】一个命池境的【开天录】族人带着几个重楼境的【开天录】族人组成一个猎杀小组,在战场上自由游走,击杀一切可以击杀的【开天录】敌人。

  原则上,猎杀小组之间的【开天录】距离不能超过一百里,一旦遇到难以对付的【开天录】强敌,就立刻向刑天鳝等胎藏境长辈求救。

  同时刑天鳝也告诫巫铁等初次参战的【开天录】晚辈,讨伐战残酷、暴虐,除了自家族人,其他羲奇麾下的【开天录】三皇营、奇兵营、异士营中的【开天录】修士,都不可信,战场上若是【开天录】遭遇,一定要小心他们背后下杀手抢夺功劳。

  羲奇并非伏羲神国的【开天录】‘正帅’,他统治的【开天录】是【开天录】外部征召,或者用其他手段强行聚集起来‘奇兵’。

  这些人鱼龙混杂,也没有太严格的【开天录】军规军纪约束,在混乱的【开天录】战场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刑天鳝絮絮叨叨的【开天录】向巫铁等菜鸟传授着经验,巫铁等人则是【开天录】紧张的【开天录】准备着各自随身的【开天录】器械装备,清点随身携带的【开天录】各种补给品。

  巫铁的【开天录】心跳速度越来越快。

  他来巫家,本身就有意思见识一下更加广袤、更加神奇的【开天录】世界。

  他真心没想到,事情会演变的【开天录】如此之快。

  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因为伏羲神国的【开天录】九羽血令,他直接就要对上那个不可测的【开天录】大晋神国。

  不自觉的【开天录】,巫铁将白虎裂取出,双手一次次的【开天录】从枪尖到枪尾,一次次的【开天录】抚摸着白虎裂。

  抚摸了许久,巫铁又偷偷取出了那些巨神兵的【开天录】碎片,一一震碎后,用自身骨骼吞噬其中的【开天录】精华。热流在体内萦荡,热流越来越盛,巫铁全封闭的【开天录】甲胄下面,全身大汗淋漓,然后又被高温蒸发。

  身后传来了沉闷的【开天录】声响。

  不知道多少游猎营的【开天录】战士紧跟着巫铁一行人冲了上来。

  刑天鳝也停止了呱噪,该说的【开天录】都已经说了,接下来的【开天录】,就要看这些巫家儿郎在战场上的【开天录】表现,更要看他们的【开天录】运气了。

  巫家这一千族人冲杀在最前方,巫征突然回过头来,向巫铁比划了一个手势。

  巫铁点了点头,刚刚他听到了巫征和其他族人的【开天录】交流。

  巫征已经拉上了二十名平日里关系最近的【开天录】族人,二十名重楼境的【开天录】族人,巫征加上巫铁,两个命池境辅之以二十名重楼境的【开天录】族人,恰好是【开天录】两个猎杀小组的【开天录】标准编制。

  巫铁是【开天录】第一次上战场,偏偏是【开天录】命池境的【开天录】修为,这种事情在巫家之前的【开天录】族人中从未出现过。

  巫家的【开天录】儿郎,只要是【开天录】修为到了重楼境高阶的【开天录】,无论年龄长幼,都会被送上战场试炼。像巫铁这种年纪不大,修为突破了命池境才奉召参战的【开天录】,真正是【开天录】千年来第一次出现的【开天录】奇葩。

  所以巫征让巫铁紧跟着自己,两个猎杀小组同行作战。

  大龙蜥继续狂奔。

  以大龙蜥的【开天录】速度,巫铁暗自计算了一下,他不由得暗自咋舌。日夜不停的【开天录】狂奔,直到大龙蜥疲累的【开天录】时候,才停下来吃点食料、喝点清水。

  连续狂奔了九天八夜,驰道转折,巫铁估算,他们大概已经向上方奔走了将近十万里之‘高’!

  何其恐怖的【开天录】数据。

  这是【开天录】一个何等的【开天录】世界。

  刑天鳝的【开天录】声音再次响起:“这条驰道,是【开天录】必须要走的【开天录】,这里不敢设立传送阵,不然人家攻破了上面的【开天录】关口,直接用传送阵闯下去怎么办?”

  “快到了,前面就是【开天录】铁血关。”

  随着刑天鳝的【开天录】吼声,前方驰道尽头一片雪亮的【开天录】光芒传来。

  这里是【开天录】一个极大的【开天录】空间,方圆起码有数百里大小,里面堆积了无数的【开天录】营房,无数的【开天录】器械、军械就这么整齐的【开天录】码放在空地里。

  大量的【开天录】军士往来游走,几个身穿长袍的【开天录】中年男子站在驰道出口处,见到巫铁等人,丝毫不拖延的【开天录】向远处岩壁上一排三十六个洞口中的【开天录】第九个洞口指了一下。

  “奇帅奇兵营的【开天录】兄弟?从天字第九号出口出击……可是【开天录】初次出战?知道天字第九号出口外面的【开天录】地势地貌么?”

  “知道,老子不是【开天录】菜鸟!”刑天鳝大吼了一声。

  “知道就好,第一波攻势正在高-潮,尔等可以趁势猛攻!”中年男子大吼了一声:“祝诸君活着凯旋!”

  刑天鳝用力敲了一下胸甲,带着巫铁等人闯入了天字第九号洞口。

  顺着这个洞口内的【开天录】弧形驰道奔走了三千里,前方一片岩壁上,一个巨大的【开天录】门户轰然开启,就有天光透了进来。

看过《开天录》的【开天录】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明朝败家子  寒门崛起  系统供应商  调教大宋  王者时刻  深圳美食网  官居一品  名人名言  斗战狂潮  汉乡  医女小当家  大明春色  花百科  医道无双  极品家丁  汉乡  超级学生  回到明朝当王爷  头条新闻  管理资料下载  逆天邪神  北宋大表哥  超级拍卖行  笔下文学  异世界的美食家  九州风机  星座网  小学生作文  锦衣夜行  唐砖  就爱读小说  锦衣夜行  仙逆  努努书坊  励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