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开天录 > 第三百零二章 开启

第三百零二章 开启

  伏羲神国,三皇营。

  一轮直径丈许的【开天录】虚日镶嵌在穹顶上,放出雪亮的【开天录】光芒照亮了整个石洞。

  数十根极长的【开天录】石笋从穹顶上钻了出来,不时有一点一点乳白色粘稠的【开天录】汁液从石笋内滴出来,‘叮叮当当’的【开天录】落入下方一个极大的【开天录】池塘中。

  这些汁液黏度极大,密度也极大,落在同样乳白色的【开天录】池塘中,一滴滴汁液犹如宝珠一样在池塘液面上翻滚好一阵子,才会不情不愿的【开天录】和池塘融为一体。

  脱去了身上甲胄,一丝不着的【开天录】巫金躺在池塘里。

  他超乎常人,高达二十几米的【开天录】身躯已经恢复到了大致正常的【开天录】状态,身高变成了三米上下。

  满身的【开天录】伤痕已经变淡了许多,古铜般的【开天录】色泽变得白皙了一些,脸上扭曲痉挛的【开天录】肌肉也缓和了不少,乍一看去,隐隐能看到当年那个豪爽开朗的【开天录】青年的【开天录】帅气模样。

  一道道强大而温和的【开天录】热力不断从池水中渗入身体,巫金这些年来疯狂厮杀鏖战,体内积攒下来的【开天录】各种暗伤、淤积逐渐破碎,消融,化为一丝丝黑色血水从毛孔中伸出来。

  一些拇指大小的【开天录】鱼儿在池塘中快速的【开天录】游动。

  它们张开嘴,将巫金体内流出的【开天录】污血、碎肉什么的【开天录】一口口的【开天录】吞了下去,偶尔他们还会扑到巫金的【开天录】身上,把他身上那些狰狞扭曲的【开天录】伤疤啃上几口。

  过了不知道多久,巫金深深的【开天录】吸了一口气。

  他低沉的【开天录】喘息了一声,缓缓站起身来,摆出了一个巫家秘传《破天拳》的【开天录】拳架子。

  站在池塘中,巫金‘呼呼’有风的【开天录】打了一套《破天拳》,就见他浑身肌肉隆起,一根根粗壮的【开天录】血管膨胀开来,体内气血宛如洪水一样在血管中冲刷肆虐。

  乳白色的【开天录】池水骤然向下退了一尺左右。

  数十亩大小的【开天录】池水,硬生生被巫金以一套拳法,吸掉了一尺深的【开天录】池水。

  巫金身上的【开天录】伤疤纷纷消失,皮肤变得白皙如玉,体内骨骼、经络‘咔咔’作响,身体急速的【开天录】蠕动着,粗壮犹如铁墩子的【开天录】扭曲身形开始调整比例。

  《元巫经》……

  巫金低声的【开天录】咕哝了一句。

  他全力运转《元巫经》,他的【开天录】身体犹如一个巨大的【开天录】熔炉,开始消化吞噬乳白色池水所化的【开天录】庞然能量。炽热而醇厚的【开天录】天地精华在体内流转,他的【开天录】气息在一截截的【开天录】快速提升。

  有五行光华在巫金身边闪烁。

  一如当日祝融爆炎对巫铁所说,《元巫经》修炼的【开天录】速度没有《祝融经》、《共工经》这些极端属性的【开天录】功法快,但是【开天录】《元巫经》最是【开天录】中正平和,兼修五行,掌控天地一切属性的【开天录】力量,是【开天录】巫家最根本的【开天录】修炼之法。

  一枚淡金色的【开天录】印玺虚影从巫金头顶冉冉飞起,四周天地元能在这枚印玺虚影的【开天录】调动下快速向巫金汇聚过来。

  巫金大口大口的【开天录】喘着气,他连续施展了数十次《破天拳》,然后拳势一变,从《破天拳》转成了更加高深的【开天录】《开天三式》。

  在巫金、巫银、巫铜、巫铁兄弟几个中,唯有巫金年龄最大修为最强,巫战从巫家习得的【开天录】那些功法,也只有巫金得了全套。

  开天三式威能极强,对肉身有着巨大的【开天录】锻炼功效。

  眼看着巫金浑身肌肉一根根绷紧,一块块肌肉起初极限的【开天录】膨胀开来,随后一股可怕的【开天录】压力自内而生,一块块肌肉被压缩得犹如一张张铁皮,紧紧的【开天录】贴住了全身骨骼。

  巫金俨然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开天录】骷髅架子。

  他的【开天录】身体变得好似黑洞一样,绝大的【开天录】吸力从他体内涌出,偌大的【开天录】乳白色池塘翻滚着,冒出了无数气泡,大量乳白色的【开天录】天地灵乳不断渗入他的【开天录】身体,补充他身体的【开天录】消耗。

  三个时辰后,方圆数十亩大小,足足两米多深的【开天录】池塘内所有池水被巫金吞得干干净净,一滴池水都没剩下。

  数十根石笋一滴一滴的【开天录】,不断有乳白色的【开天录】汁液滴落。

  这些乳白色的【开天录】汁液落在池塘底部,发出沉闷的【开天录】撞击声,一颗颗拇指大小的【开天录】汁液犹如宝珠,在光洁溜溜的【开天录】池塘底滚来滚去。

  一个沉闷的【开天录】声音远远传来:“巫金,你使用灵乳池的【开天录】时间到了。这是【开天录】三皇营给你们这些新兵蛋子的【开天录】唯一一次免费福利,嘿,感受到好处了么?起码能提升你一倍的【开天录】力量吧?”

  巫金喘了一口气,他身上的【开天录】肌肉略微丰盈了一点,但是【开天录】乍一看去依旧是【开天录】一具骷髅架子。

  他紧握双拳,低沉的【开天录】咕哝道:“一倍?不,是【开天录】十……确切的【开天录】说,是【开天录】十三倍!”

  吧嗒一下嘴,巫金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开天录】石笋:“百万军功,可以进入灵乳池一次?嗯,似乎也不难,下次多积攒一些军功了进来……不过,这得多久才能填满一个池塘?”

  身穿重甲,拎着长鞭的【开天录】烛龙犳从一条甬道中大笑着走了出来。

  然后,烛龙犳的【开天录】笑容骤然僵硬。

  他身体晃了晃,呆呆的【开天录】看着空荡荡,只有正中有数十颗乳白色汁液滚来滚去的【开天录】灵乳池。

  “你,做了,什么?”烛龙犳呆滞的【开天录】看着巫金:“你把,一池子,天地灵乳,都给,喝了?”

  巫金摊开双手,很认真的【开天录】看着烛龙犳:“没有,大人,属下只是【开天录】,在这里修炼了一下……正好属下的【开天录】先祖血脉之力到了瓶颈,刚才借助灵乳池之力,小有突破而已。”

  烛龙犳气急败坏的【开天录】咆哮起来:“小有突破?巫金……你……你姓巫?你是【开天录】……巫家族人?你修炼的【开天录】是【开天录】《元巫经》?混蛋,你莫非觉醒了正经的【开天录】盘……”

  手中皮鞭狠狠在地上抽了一下,烛龙犳眼角剧烈的【开天录】跳动着,死死的【开天录】盯着巫金发了半天呆。

  过了好一阵子,烛龙犳才笑了起来:“好,好,好,开饭堂的【开天录】不怕大肚汉,开军营的【开天录】不怕好汉子……嘿,你用了老子多少天才地宝,就得在战场上给老子砍掉多少脑袋!”

  向巫金勾了勾手指,烛龙犳厉声喝道:“赶紧上来,穿上甲胄,去把你父亲和两个兄弟接回来……记住了,每一具太古巨神兵的【开天录】身躯价值一亿军功,你现在欠三皇营三亿军功!”

  心痛如绞的【开天录】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开天录】灵乳池,烛龙犳用力的【开天录】闭上了眼睛。

  “还有,这灵乳池……这灵乳池……哪怕这是【开天录】新兵蛋子入营的【开天录】免费福利,你也太过分了……从没有人一次把一个几乎全满的【开天录】灵乳池全部耗光的【开天录】先例……你太过分了。”

  “三亿一千万军功,这是【开天录】你欠老子的【开天录】。”

  烛龙犳恼怒道:“这么一池塘天地灵乳,起码够上百天才好汉子使用……你一个人耗光了……你欠老子三亿一千万军功,就这么定了,少给老子废话。”

  烛龙犳手一挥,一道极其沉重的【开天录】全封闭式重甲就重重的【开天录】摔在巫金面前。

  “穿上甲胄,领会你的【开天录】父亲和兄弟,就这几天的【开天录】功夫,或许就要发动了。”

  巫金从池塘中跳了出来,穿上重甲配套的【开天录】蛟龙皮内甲,然后将重达十几万斤的【开天录】重甲披挂在了身上。就听‘铿锵’声不断,重甲内部的【开天录】关节机括自行旋转、锁扣,重甲紧密无隙的【开天录】贴在了巫金身上。

  巫金活动了一下身体,这套甲胄对他而言轻若无物,而且活动极其灵便,他做了几个幅度极大的【开天录】动作,这套甲胄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对他的【开天录】动作没有任何的【开天录】窒碍。

  “老子看你小子顺眼,比那两个小白脸顺眼,所以,这可是【开天录】一套好甲胄。”烛龙犳双手抱在胸前,笑着说道:“就这套赑屃甲,整个三皇营也就三百套,这是【开天录】最后一套,老子看你顺眼,所以给你了。”

  烛龙犳大声笑道:“记住了,不要给老子丢脸。”

  巫金瓮声瓮气的【开天录】应了一声,他双手一晃,梼杌木盾和巨型板斧同时出现在手中。

  他将木盾向身后一扣,赑屃甲内自然一股吸力生出,将甲胄牢牢吸附在他背后。

  单手握着大板斧,将他扛在了肩膀上,巫金跟在烛龙犳身后,大踏步的【开天录】走出了石洞。在他们离开后,穹顶上的【开天录】虚日‘啪’的【开天录】一下熄灭,石洞内变得黑漆漆的【开天录】,只有天地灵乳滴落发出的【开天录】清脆声响。

  十日后。

  一条宽有百里,不知道多深,左右也不知道多长,距离顶部也不知道有多高,下方不断有湍急黑风朝着天空吹起来的【开天录】大裂谷边,巫金稳稳的【开天录】站在一条极细的【开天录】小岩缝边,瞪大眼看着远处岩壁上几个直径数里的【开天录】硕大洞口。

  三具通体赤红的【开天录】巨神兵站在巫金的【开天录】身后,他们眼眶里闪烁着犹如岩浆一样粘稠的【开天录】火光,身体表面蒙着一层三寸高的【开天录】火焰,通体散发出让人窒息的【开天录】高温。

  这三尊巨神兵比巫金还要高出了一大截,外形则是【开天录】和大晋神国荡魔殿驱动的【开天录】那些巨神兵没有任何两样,只是【开天录】色泽和力量属性大有不同。

  三尊巨神兵的【开天录】身后有卡槽,卡槽里挂着造型粗犷的【开天录】车轮大斧,斧刃同样火光四射,隐隐可见符文闪烁。

  突然间,巫金低声咕哝道:“爹,委屈你和巫银巫铜了……这身子,我看着都别扭,你们这两天,可适应么?”

  一尊巨神兵举起手,用力的【开天录】拍在了巫金的【开天录】肩膀上。

  “活着,就好……你已经尽力了,说什么委屈不委屈?”用力的【开天录】抓了抓自己脑袋,巫战感慨了一声:“劫后余生,还有比这更幸运的【开天录】事情么?”

  摇摇头,巫战咕哝道:“这模样,就是【开天录】不好去见你娘……那娘们见了老子这模样,一张嘴还不骂死老子?哎……”

  巫战低下头,很恼火的【开天录】在双腿之间用力的【开天录】抓了一把。

  “猛不丁的【开天录】没了这玩意,哎,不过,也是【开天录】好事,和人厮杀的【开天录】时候,倒是【开天录】不怕撩阴腿了……只是【开天录】老二、老三啊,他们还没成亲生娃,这还得想办法,把他们弄回人样。”

  “至于老子,有了你们几个小崽子,嘿,这玩意有没有,倒也无所谓了。”巫战很不正经的【开天录】咕哝着:“就怕你们娘亲那边,嘿,不过,很长一段时间内,咱们估计见不到她,这样也好。”

  巫金叹了一口气:“是【开天录】啊,三亿一千万军功啊!他娘的【开天录】,杀一个普通士兵,只是【开天录】一点军功。一个筑基境的【开天录】修士,只是【开天录】五点,一个感玄境修士,只是【开天录】十点……人命,不值钱啊。”

  不知道是【开天录】巫铜还是【开天录】巫银的【开天录】一尊巨神兵笑了起来:“低阶修士不值钱,但是【开天录】高阶修士值钱啊,那些重楼境的【开天录】修士,最弱的【开天录】重楼境修士都值数百军功,最强的【开天录】重楼境价值数千……命池境的【开天录】修士价格更高。”

  跃跃欲试的【开天录】挥动了两下手臂,这家伙感慨道:“爹一直说我们兄弟笨,修炼速度不够。这下好了,不用修炼,这身体就有胎藏境高阶甚至更强的【开天录】实力,妙啊!”

  巫金回过头,狠狠一拳头轰在了这家伙脑袋上:“蠢货。打仗,是【开天录】要死人的【开天录】。”

  巫战也回头给了这家伙的【开天录】脑袋一巴掌:“老大骂得对,你是【开天录】老二还是【开天录】老三?真是【开天录】个蠢货,打仗是【开天录】要死人的【开天录】。”

  叹了一口气,巫战突然笑了起来:“不过,这巨神兵的【开天录】身子也好,只要那颗脑子不坏掉,身子被打碎了都还能修复,只是【开天录】这修理的【开天录】价格……真黑心啊。”

  不知道是【开天录】巫铜还是【开天录】巫银的【开天录】巨神兵叹了一口气:“一条胳膊,一千万军功……真够黑的【开天录】……不会我们越打,欠债越多吧?”

  巫战摇了摇头:“护着老大……现在我们三个是【开天录】不怕死的【开天录】,缺胳膊掉腿也无所谓,护着老大……他要是【开天录】被砍成残废……我就真没胆子去见你们母亲了。”

  父子四人在这里很不正经的【开天录】聊着天,远处岩壁上那几个巨大的【开天录】洞口中,突然传来了可怕的【开天录】声响。

  尖锐的【开天录】嘶吼声传来,恐怖的【开天录】飓风声传来,进而整个大裂谷内就回荡着那无数尖锐凄厉的【开天录】嘶吼声,‘啪啪啪啪’的【开天录】沉闷拍击声更是【开天录】犹如雷鸣一样一波波的【开天录】传来。

  无数大大小小的【开天录】毒蝙蝠从那几个洞口中飞了出来。

  这些黑漆漆的【开天录】毒蝙蝠小的【开天录】只有拇指大小,大的【开天录】翼展将近百丈,无数毒蝙蝠犹如一团乌云,呼啸着从山洞中冲出,顺着下方黑色罡风的【开天录】冲击,迅速向大裂谷上方冲去。

  随后无数的【开天录】毒蜘蛛从山洞内冲了出来。

  无穷无尽犹如潮水的【开天录】毒蜘蛛顺着岩壁攀爬着,‘叽叽喳喳’的【开天录】尖叫着,迅速扩张成宽达数百里的【开天录】阵列,顺着岩壁向上攀升。

  这些毒蜘蛛小的【开天录】只有绿豆大小,大的【开天录】同样有百丈大小。

  无数毒蜘蛛疯狂的【开天录】顺着岩壁向上攀爬,远远看去,那些毒蜘蛛的【开天录】身上还挂着无数的【开天录】毒蛇,无数的【开天录】毒蜥蜴,无数石窟世界中特有的【开天录】毒虫。

  “开始了。”巫金握紧了大板斧:“话说,伏羲神国攻击的【开天录】,到底是【开天录】谁?”

看过《开天录》的【开天录】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不朽凡人  师士传说  说说大全  仙逆  汉乡  全本小说网  太初  银行信息港  大符篆师  棉花糖小说网  修炼狂潮  IT百科  官途  名人名言  星辰变  励志名人名言  完美世界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1979  作文大全  民国谍影  中药大全  佣兵的战争  民国谍影  魔神狂后  超级兵王  极道天魔  极品透视  超级学生  无敌天下  国色芳华  史上最强赘婿  雪鹰领主  佣兵的战争  星战风暴